上海蚂蚁搬家搬场运输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客服部
电话:021-56508339
    021-60534156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搬家工的烦恼和痛苦

编辑:上海蚂蚁搬家搬场运输有限公司   时间:2013/03/25   字号:
摘要:搬家工的烦恼和痛苦
我们的工作很辛苦,并不是让我们心里最难过的,我们最难过的事情是还被别人侮辱为“盲流”。在平时经常听见有些人在背后说我们:“以后搬家要东西比较多的话,可以找那些‘盲流’来搬,随便给他们点钱就能打发了。”
听到别人喊我们‘盲流’,我们的心里很难受。辛辛苦苦地干活,本身就够累的了,还被这样侮辱,换成谁都承受不了。我们给别人搬家,都是尽心尽力地去做。我们从来没有拿过别人的东西,也能保护好搬运的家具。有时不慎损坏了东西,肯定会照价赔偿。‘盲流’两个字用来形容我们确实不合适,那是用来形容街上的闲杂人员、小混混,甚至是犯罪分子的。我们搬家工,可能是属于被人遗忘的一个角落。别人可以不理解我们,但总不能侮辱我们吧。
还有时候,我们会受到刁难。有一次,我们和需要搬家的户主说好了,搬家费用是380块钱。辛辛苦苦把家给他搬完了,到最后给钱的时候,他却非要只给我们360块钱,按照给他搬家的工作量,在别的搬家公司都要收450块钱左右,我们的价格已经是很便宜的了,所以我们一开始不答应。而那位户主又说:“你们把我们的东西损坏了。”但是我们搬家都很小心谨慎,没有毁坏他家的东西,他说了半天,也没有说出是什么东西坏了。虽然吃了亏,我们也没有和他继续争吵,因为我们是做生意的,靠的是诚实、讲信用。
拿到血汗钱的感觉是最美
如果问:“作搬家工人10年以来,你感觉最让你高兴的事情是什么?”说句实在话,拿到了工钱是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,包括其他兄弟们,都是这样想。每次拿到了工钱,我总是把钱摸了一遍又一遍,这证明我们的汗水没有白流。又可以给家里人寄点钱回去了,想到老婆孩子收到钱高兴的样子,我会和他们一样开心。这个月我又攒下了400块钱,等明天我就给家里寄过去200块,再给大儿子寄回去200。
我有一位工友,他的两个孩子也都在上学,两个孩子的学费、生活费全靠他来支付,在平时他都是拼命地干活,有工他都抢着干,一个月能挣个1000多块,自己留点钱够吃饭的,他都给孩子寄过去。说实话,我们天天都想着发工钱,拿到工钱的那种感觉真得太好了。
上一条:搬场员工帮心情 下一条:暂时没有!